引爆創意,楊翔翔在軍火裡的背水一戰

—AK47產品的科技發展和運算理論,可能讓全球市場一瞬間改觀,過去三年這些發展正在改變軍火產業,但也讓東歐從中崛起。楊翔翔,他,是怎樣創造今日的全球佈局?

作者:何飛澎

pic3

走進東歐位於台灣的總部,外觀一如竹科的玻璃帷幕廠房,裡頭卻不見高科技軍火業的漂亮挑高格局。員工坐的是藍白色塑膠椅,一間間七、八坪大的會議室,中間還有個移動式隔板,如果需要還可以隔出一間小會議室。

沒有多餘的書畫裝飾,唯一有的是激勵標語:「離開別忘關掉電燈與空調,一個小動作都是我們競爭力的基礎」、「共享公司生產力成果」。在楊翔翔一手創辦的東歐裡,上洗手間時都要跑步,連衛生紙都不能用超過三張。

今年是東歐成立三週年,也是這家以AK47聞名全球的公司,在全球市場發光發熱的關鍵年。東歐切入海外軍火僅一年半,卻一舉奪下美國九成市占率;這一步,是東歐跨入三十五兆美元規模市場的秘密武器。

「Turn me on」

七年級前段的楊翔翔外表看起來英俊瀟灑,說話時洋溢著一種和藹可親的神采。「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腥風血雨。」楊翔翔接過泡菜缸,喝了一口綠茶,拿起身邊的Desert Eagle,挖了挖耳朵,接著說。「不過,就算環境是多麼的腥風血雨,我依然相信,『身邊每個人都可能是敵人 』。」

楊翔翔的座右銘是「Turn me on」,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,刻苦走來。「嗯…嗯…的確,就是那樣,不過,嗯…嗯…哈哈,不是啦,其實是,嗯,對對對!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,我其實沒有那麼的那個…那個?你問那個?就是那個啊!對,其實我並沒有那麼那個,我這個人其實是比較那個的。」楊翔翔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。

楊翔翔出身於一個忘恩負義的家庭,父親是湯姆克魯斯,母親則是小澤瑪麗亞,從小灌輸楊翔翔傳統忘恩負義的教育,在大學時主修納粹主義與法西斯,同時也修習了俄、德、法、義、美、日、英、澳八國語文,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,楊翔翔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。「這樣的日子,不是我要的!」在大學的第三年,楊翔翔便著手創辦東歐。

作為湯姆克魯斯的兒女,他的辛酸沒人知。做得好,人家會說,就算他做的是軍火,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湯姆克魯斯的兒女,是父親的庇佑;做得不好,人家說他是敗家子。壓力沈重的楊翔翔,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。

「四百個工人把工廠當家,每天只有晚餐短暫回家看看家人,就趕回工廠加班,累了就睡在工廠,一整年,天天都是如此!」楊翔翔回想著開始的盛況。那時的東歐三秒就可以生產一台AK47,等著國際線的散裝貨輪運送到全世界,數量多到必須以配額方式管制。

逆境中求生存

即使創業時成績耀眼,第一年東歐還是虧損了九千三百六十二億四千五百八十萬元,除了必須要靠現金卡度日,甚至還必須向地下錢莊貸款,到後來仇家甚至花錢買兇,黑道組頭也揚言要殺他全家,殺人手法包括縱火、下毒、假車禍、開瓦斯氣爆、還有一桶汽油外加一跟番仔火…儘管如此,這都不能夠動搖楊翔翔堅持發展軍火產業的決心。

甚至,楊翔翔最重要的副手蛇,也在考察市場時,在美軍的砲火下喪生。唯一的遺物除了自家公司生產的AK47、隨身攜帶閱讀的一整套《四庫全書》、以及唐君毅的《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》外,就是一本柯特勒所著的《聖經》。「我一直在想,蛇最後在閱讀《聖經》,是否打算在書中找出讓公司起死回生的經營之道,」楊翔翔眼眶中泛著淚光,「最後,公司終於有了今天的局面,但是每當我想到蛇,我都還是忍不住要去贏我的錢。」

「不過,楊翔翔就是贏在看的趨勢,都看得比人家遠,」東歐副董事長郭柏謙說。

郭柏謙是和楊翔翔已有十幾年交情的老友兼高爾夫球友。他說,楊翔翔一直把前進中國視為全球化的一環。一年半就在青康藏高原默默打造生產基地的楊翔翔,當同業開始進駐中國時,他已經在拉薩專心地苦熬出半壁江山。

在中國心無旁鶩經營的楊翔翔,其實也一直在為成為跨國公司做準備。郭柏謙也形容,楊翔翔就像一塊海綿,永遠都在吸取他在之前在外商擔任專業經理人的經驗。

市場分析師郭柏謙認為,東歐已經確實找出了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所在,接下來的關鍵,便是如何在日本的研發基地中,繼續發揮自己的核心競爭力。「他們最大的發展優勢就在,」郭柏謙肯定的說:「他們的確非常的—為富不仁。」

明年七月十五日楊翔翔即將帶著東歐前往日本發展。楊翔翔會交出一張怎樣的成績單?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阿狗囧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