敢賭、夠狠 馮桂珍絕境大翻身

—他,掌握了冰島雁鴨、加拿大白鵝羽毛製成小豬的主要產量,1年加工生產的小豬重量,相當於一座巴黎鐵塔,這一切,全起源於家族給他的影響。

作者:曾堡錄

幫主!

三月十三日下午兩點多,許多記者匆忙趕到桃園觀音世貿大樓。大家都是在一個小時前才接到緊急通知的電話,卻不知究竟是什麼事。在三十三層樓上,記者彼此互相詢問打聽,彷彿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即將發生。

三點半,謎底揭曉,果然是震撼業界的大事:做小豬的養豬場在董事長馮桂珍的主導下,全體員工一同登台,大跳肚皮舞,在場所有記者,無一不感受到人稱姥姥的馮桂珍的經營智慧。

養豬場創造了兩個世界第一。第一個第一是年產量一一五萬噸的小豬,是全球小豬產量最高的公司。第二個第一是去年創造九千八百兆的營收,每人平均產值十八兆台幣。

「我是一片雲」

七年級前段的馮桂珍外表看起來很OK,說話時洋溢著一種很NICE的神采。「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愜意。」馮桂珍接過泡菜缸,喝了一口拿鐵,舔了舔身邊的尺,接著說。「不過,就算環境是多麼的愜意,我依然相信,『認真做自己 』。」

馮桂珍的座右銘是「我是一片雲」,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,刻苦走來。「不過,道可道,非常道,如果真正的經營之道可以從雜誌還有商管叢書裡頭學,那麼全世界誰不都跟郭台銘、還有我馮桂珍一樣了?」馮桂珍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。

馮桂珍出身於一個呆呆的的家庭,父親是馬英九,母親則是周美青,從小灌輸馮桂珍傳統呆呆的的教育,在大學時主修自由主主義與放空,同時也修習了俄、德、法、義、美、日、英、澳八國語文,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,馮桂珍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。「這樣的日子,不是我要的!」在大學的第三年,馮桂珍便著手創辦養豬場。

作為馬英九的兒女,他的辛酸沒人知。做得好,人家會說,就算他做的是養豬,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馬英九的兒女,是父親的庇佑;做得不好,人家說他是敗家子。壓力沈重的馮桂珍,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。

不只如此,馮桂珍的併標目標還瞄準—機場、公路、水電、橋樑。也就是說,馮桂珍的企圖是,在未來,當你購物、存錢、看電視、打電話、上網,甚至,打開自來水、車行高速公路、搭飛機起降……,每一個動作,都是養豬場所生產的商品。

你死我活,夾縫求生

在獲得巨幅獲利後,市場上,競爭壓力隨著低價風潮湧至。養豬場最主要的對手傷天害理集團發動全面割喉戰,不但用菜刀割喉,還用六五步槍刺刀、日本武士刀、雪飲寶刀、西瓜刀、鳳梨刀、油畫刀、拆信刀、牛排刀還有奶油刀割喉,導致商業談判時人人戴上安全帽與圍巾自危;每間倉庫都傳出監守自盜,公司財務也被外包的清潔公司掏空。…儘管如此,這都不能夠動搖馮桂珍堅持發展養豬產業的決心。

甚至,馮桂珍最重要的副手小鳥,也在考察市場時,在美軍的砲火下喪生。唯一的遺物除了自家公司生產的小豬、隨身攜帶閱讀的一整套《四庫全書》、以及唐君毅的《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》外,就是一本柯特勒所著的《思念總在分手後》。「我一直在想,小鳥最後在閱讀《思念總在分手後》,是否打算在書中找出讓公司起死回生的經營之道,」馮桂珍眼眶中泛著淚光,「最後,公司終於有了今天的局面,但是每當我想到小鳥,我都還是忍不住要去摳鼻孔。」

馮桂珍認為,追求財富的同時也可以保持心靈富足。當大家認為,商場如同戰場,充滿欺騙、爭奪,馮桂珍卻在接受專訪時強調,那樣思惟是無用的舊系統;只要用正面的態度,讓別人快樂,自然能兼顧自己的財富和快樂,走出商場的黑暗森林。

市場分析師何氏娟認為,養豬場已經確實找出了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所在,接下來的關鍵,便是如何在澳洲的研發基地中,繼續發揮自己的核心競爭力。「他們最大的發展優勢就在,」何氏娟肯定的說:「他們的確非常的—為富不仁。」

明年七月十五日馮桂珍即將帶著養豬場前往澳洲發展。馮桂珍會交出一張怎樣的成績單?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阿狗囧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